中工娱乐

72岁奶奶每天到工厂上班,原因让人泪目……

来源:广州日报
2021-12-06 13:54:05
咪乐|直播|在线 三是喜用毛边装,他自称为毛边党,爱保留书边不切,觉得光边书像没有头发的人和尚或尼姑。

  原标题:72岁奶奶每天到工厂上班,原因让人泪目……

  文、图、视频/广州日报·新媒体记者 陈忧子、方晴 实习生 谢伊淇

  今年7月,19岁的郑森友顺利从广州市番禺区工商职业技术学校毕业了。毕业后,他成为番禺区一家服装企业的正式员工。

  这对一般人而言或许稀松平常。但对森友和他奶奶来说,背后所付出的艰辛,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森友长着一米八几的个子,智力只有五六岁。他是一名自闭症患者。因缺乏与外界沟通与交流的能力,自闭症患者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孤独地闪烁着微光,因此被称作是“星星的孩子”。

  “每一个自闭症孩子的家长都希望孩子可以融入主流社会。”森友的奶奶徐平说。在奶奶十几年如一日的细心培育下,森友不仅顺利从技校毕业、习得一技之长,还在艺术方面小有成就,获得了钢琴与吉他十级证书。

8月25日,郑森友的奶奶徐平拿着吉他谱协助孙子练习吉他弹唱。

  徐奶奶告诉记者,所有的图片都不用打马赛克,所有的名字都可以用真实姓名。她说:“我希望通过森友的故事,可以鼓励更多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告诉他们,自闭症的孩子也会被社会接纳。”

除了照顾森友,奶奶平常还要照顾森友7岁的弟弟。一天下午,祖孙三人手拉手走在小区的林荫道上。

  从牵着森友上学,到陪着森友上班

  徐平奶奶走起路来健步如飞,说话中气十足,笑声爽朗。完全看不出来,她已经72岁了。年轻时,家庭的坎坷炼就了她坚韧不拔的品质和豁达乐观的精神。

  森友4岁9个月大的时候,行为发展评估仅1岁3个月。自那以后,徐奶奶开始带着森友四处看病,牵着森友上学,到现在陪着森友上班。含辛茹苦、无微不至的背后,是尝尽人间的酸甜苦辣。

森友每天早晨先搭乘小区的接驳大巴到地铁站。

森友换乘地铁去公司,奶奶在相邻的车厢不远不近地跟着孙子,以防他走丢或遇到麻烦。

上班路上 ,森友的鞋带掉了,他低下头来仔细地将鞋带系好。奶奶说,森友以前系不好鞋带。工作后由于打包产品经常需要重复打结的动作,所以他顺带掌握了绑鞋带的技能。

公司里,森友将打包好的产品放到仓库的架子上。

森友一边听歌一边工作,他所做的每一个看似简单的动作都是奶奶花了很长时间教会的。

担心森友将公司的电话线拔掉,奶奶特意在电话机旁贴了“不准动接头”的小纸条,提醒森友不要捣蛋。

森友在公司走廊的照片墙上找自己的照片。

森友上班,奶奶全程陪同,一方面是监督森友工作,另一方面她也尽力帮公司打理好仓库。

  森友症状严重的时候,他会抽动,会突然大叫,甚至在路上横冲直撞。徐奶奶提起这些往事却笑着说:“那时候,我常常在口袋里装着几百块钱,在森友打扰了别人的时候赔礼道歉。”

  吃了镇定药物,森友变得很容易累,有时候走在路上就要往地上躺。徐奶奶只好一边学习自闭症的治疗方法,给森友干预治疗;一边在医生的指导下,给森友逐步减药。说到这里,徐奶奶给记者展示了厚厚的一大本笔记,里面都是她在学习治疗自闭症相关知识时做的记录。

  森友8岁时,徐奶奶认为,森友将来或许只能做流水线一类的简单且重复性工作。为了培养森友做事的专注度,让他能定下心来做一件事情,徐奶奶让森友先后学习了钢琴、吉他、架子鼓、画画等他喜欢的艺术。如今,森友的钢琴和吉他水平都达到十级。2016年,他还同钢琴家郎朗同台演奏过。

森友在客厅弹奏《菊次郎的夏天》。他已经拿到钢琴十级证书。

森友上网课学习画画,奶奶在一旁陪听。

森友画的人物眼睛一个在上一个在下,奶奶虽然知道孙子画的比例不对,但从不评价他画得是好是坏,总是任由他画。

森友临摹小林漫画,奶奶用铅笔和他一起勾勒人物线条。

  日复一日的琐碎细节中,让森友养成好习惯

  记者同徐奶奶、森友一起坐在圆桌旁用午餐。

  席间,上了一碗森友喜欢吃的土豆丝。森友立刻站起来,夹起满满一筷子的土豆丝就往嘴里送。徐奶奶马上轻声提醒道:“森友,这样是不可以的哦!你要先把土豆丝夹到碗里,再吃自己碗里面的。你这样做,别人怎么吃啊?”

  记者连忙说:“没关系,没关系!”徐奶奶却说:“不可以!”

  果然,森友乖乖地,按照徐奶奶的话,先把菜夹到自己碗里再吃。

  徐奶奶说,森友很多不好的习惯,都是她这样一点一点磨掉的。她总是教育森友,要做一个对社会有用的人。

森友的小学同学给奶奶寄来的信。

  坚持带森友出门,让他有尊严地生活

  徐奶奶也把对孙子的爱推广到其他自闭症孩子的身上。

  她是森友小学的家委特约顾问,常常和学校特教、心理老师一起,帮助和指导陪读家长和影子老师。她还利用周末的时间,和其他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分享教育经验,也到其他自闭症孩子的家里做家访。

  徐奶奶的微信好友里有几千个自闭症孩子的家长。她说:“我总是要在朋友圈里发一些森友进步的表现,这也是对其他家长的鼓励。”

  “与其说我帮助了其他自闭症孩子,不如说我帮助了他们的家长。”徐奶奶说。

  她告诉记者,在孩子确诊自闭症以后,很多家长都面临精神崩溃的情况。她常常帮助这些家长疏导情绪,让他们接纳自己的孩子。“只有我们接纳了自己的孩子,这个社会才会接纳我们的孩子。”

上班路上,一束光打在森友的脸上。

  森友小的时候,总会有一些怪异的动作,徐奶奶一直在他后面默默跟着。但是,徐奶奶坚持带森友出门,让他接触这个社会。她说:“只有我们家长放下了自己的尊严,孩子才能更有尊严地活着。”她还说,希望所有自闭症孩子都能像森友一样,成功走入社会,有尊严地生活。

责任编辑:刘涵越

媒体矩阵


  • 中工网客户端

  • 中工网微信
    公众号

  • 中工网微博
    公众号

  • 中工网抖音号

中工网客户端

亿万职工的网上家园

马上体验
关于我们 | 版权声明 |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10-84151598 | 网络敲诈和有偿删帖举报电话:010-84151598
Copyright © 2008-2021 by www.workercn.cn. all rights reserved
扫码关注

中工网微信


中工网微博


中工网抖音


工人日报
客户端
×
百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