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学生7:天门帝国

第768章 银枪绝光圣骑士斩杀

咪乐|直播|ios下载 然而,大众汽车(中国)销售有限公司决定通过本次召回为我们的客户提供技术补充方案,确保每一位车主的安心驾乘体验。

画地为牢(百炼成钢) Ctrl+D 收藏本站

    圣骑士这句话的意思,显然是冲着帝释天来的。

    之前血榜的四宝将恶毒上帝拿出来,已经在五分钟之内的免疫,但是免疫和无敌,还是两个非常天壤之别的概念,免疫你只能够说能够免疫前方敌人带给你的伤害,但是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未知的元素依旧可以伤害到你,只不过那些东西阿罪无法掌控罢了;然而无敌却是截然不同,这是一切的无敌,对任何东西的无敌!

    嘴角出现了一道邪恶笑容的帝释天看着圣骑士,悠悠的说道“阁下既然目的已经非常的明确了,老朽也必定在夺冠之门的前方等待着阁下,只是没想到的是,我苦苦追求了多年的灰烬使者,竟然会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我的面前,一旦灰烬使者脱离了你的右手的话,那么你也只是一个难以对付的大个子罢了。”

    一股暴风染指徐福的身体,他摊开手随意的笑着说“我不仅仅要你的命,还要你的那把战刀。”

    “哼”,圣骑士用力的闷哼了一声,两道如同闪电般的圣光从鼻腔中喷射而出。

    显然,他对帝释天的话是嗤之以鼻。

    而此时此刻在天空竞技场上面最抢眼的人莫过于将奥哈刚力量启动的银狐,“嗡嗡嗡”两根不断旋转缠绕的墨绿色圆环不断的在他的身体上面缠绕、飞速的流动着。

    墨绿风暴染指着银狐的身体,他脑袋上面的一根根银发急速的变长,飘扬在滚滚的风浪之中,在银狐的头上面,出现一个闪耀着绿色光芒的六角星在圆环里面的标志;奥哈纲里面的增幅,不仅仅是对动物系的人有所改变,随即“嘭…”的一声,让所有人浑身一震的是,一大股的光芒如同气浪的爆破一样在银狐的身边完全的炸裂出来,他紧紧的握着自己的拳头,仿佛承受着全身极强的痛苦一样,双拳狠狠的打在天空竞技场的地面上。

    “嗖嗖…”两股墨绿色的风暴从拳头下面轰炸出去,“刷…”的一声染指了整片天空竞技场。

    “仅仅是一块小小的碎片就有如此强悍的力量,不要说奥哈纲吊坠的本身。”,龙潮歌赞叹道。

    而前方,握着灰烬使者的圣骑士并没有行动,他全身的裹尸衣在风中衣角猎猎作响,全身被圣光包裹的圣骑士饶有兴趣的看着前方的银狐,他喜欢看别人竭尽全力的样子,起码这个人有一定的战斗态度,而前方的银狐,慢慢的从地上站了起来,额头上面的奥哈纲印记闪耀着刺眼的光芒,他全身都带着一股滚滚的风暴,看起来既致命又危险。

    当然这种体术的人使用奥哈纲力量,全身的改变并没有动物系那样的独特明显。

    但是,奥哈纲给银狐带来的增幅力量,岂止是一头随风飘舞的银发?

    “嘭…”当银狐一脚踩踏着地面朝着前方的圣骑士冲刺过去的时候,帝释天在旁边多嘴的喊道“银狐小兄弟,你只要好好的考虑怎么把他那把灰烬使者如何弄掉便可,失去了战刀了战刀的话,他也就等于不是无敌的状态。”;旁边的龙潮歌不断的摇摇头“本身就是无敌的圣骑士要如何进攻?帝释天这不是给银狐错误的攻击方式吗?干扰他进攻的思路了。”

    “来吧”,圣骑士在银狐冲刺处理的时候卸掉了全身的无敌装填。

    “砰砰砰砰…”,话音刚落,天空中一阵绚丽的银色光芒如同一根破空长箭般的一闪而过,圣骑士举起灰烬使者的瞬间,银狐的双腿带着气浪的炸裂声狠狠地踢在灰烬使者的刀刃上面。

    全世界的人看的那是目瞪口呆,天呐,银狐的力量在瞬间竟然变得如此的强悍?因为随着银狐的踢击,一股股圆圈般的白色气浪在灰烬使者的刀刃上面不断的炸裂着,圣骑士的身体也是一步步在不断的后退,天空中的银狐腰部猛然的一个扭动,随后全身在空中猛然的一个翻转。

    他的右手撑在圣骑士的脑袋上面,一把将他裹尸衣的帽子摘了下来。

    “哇哦…”无数人都是纷纷震颤的站起来,这名圣骑士虽然年龄已经到了高龄的地步,但是双眼炯炯有神,灰白色的胡须在下巴上面迎风飘扬,他鹰钩鼻,一张脸饱经沧桑,每一根的皱纹里面都隐藏一个个不同的故事。

    七彩男也站了起来,端倪了良久后摇摇头叹息着松口气。

    这不是当年对自己挥舞灰烬使者的那个人,那个人的身材比他还要高大,而且年轻太多。

    而且眼前这名圣骑士有个最显著的特点,当年那个男人没有,那就是他脖颈处的喉咙处,散发着一股股滚滚的寒气,整个喉咙处时不时的爆发出一股股的冰晶,呈现一股极度寒冷的冰蓝色。

    圣剑骑士团·十六级圣骑·詹礼佛-冰喉。

    “又是一个等级比落焱他们高的圣骑士,欧洲皇室疯了吗?一次性出现这么多的圣骑士?”,坤沙惊呼。

    冰喉哈哈大笑了一声“不错不错…果然奥哈纲里面对你们这种人增强也是体术和特技的力量…”话音刚落,一股凶猛的圣光直接释放了出去,身体一个旋转,灰烬使者猛烈的横扫过去,后方半空中的银狐双腿弯曲躲过一刀斩击,随后一脚朝着冰喉的脸庞踢动了过来,“嘭…”一股爆浪又再一次的释放了出去。

    银狐的脚底狠狠的踩踏在冰喉的脸庞上面,双手快速的拔枪幻影中,又是两缕银色光芒破空闪耀而过。

    “银枪左轮·绝鹰。”

    右手中出现了一把鹰躯般流线身体般的左轮枪的银狐猛烈的扣动了两下扳机,两颗银色的子弹朝着前方的冰喉飞速的移动过去,冰喉一步后退,灰烬使者一切,一斩,两颗子弹全部都在天空中完全的粉碎。

    银狐一脚踏地,又是一把银色的绝鹰飞舞到银狐的左手里面。

    双手抬起,双枪的枪口上面闪耀着喷射的火焰,一颗颗的子弹“嗖嗖嗖…”的朝着前方飞速的射击了过去。

    冰喉的喉咙一阵滚动,一块寒冰从天而降之时,他全身的裹尸衣都在瞬间“嘭”的一下轰炸成了粉碎。

    全世界的观战者们无数人站起来又是发出了一声惊呼,这名圣骑士仅仅穿着一条四角短裤,其余的身体全部都裸露在外面,能够清晰的看到他身体上面的一道道的疤痕的旧伤,而面对银狐的进攻,他一丝的抵挡都没有,任由那些子弹轰炸在自己的身体上面,“啪啪啪…啪啪…”子弹全部都进入他的身体里面,一股股的鲜血不断的喷射了出去。

    银狐不断的扣动着扳机,疯狂的笑道“去死吧,圣骑士!”

    子弹依然在不断的打进冰喉的身体里面,越来越多,伤势越来越重。

    当冰喉感觉到全身的伤害程度到达了45%的时候,他猛然的睁开了眼睛。

    一道闪耀的圣光,“嘭…”的一下从他的胸膛里面的冲刺,在银狐根本无法反抗中轰炸在银狐的胸膛上面。

    “超圣入神·第六重天·無天·黑洞力量!”

    “神殇骑士·奥秘·以眼还眼!”

    那一刻我们绝对清晰的看到了,冲刺进入冰喉身体里面的子弹在瞬间全部都破裂成了粉碎,当一颗颗的子弹从冰喉的身体里面冲射出来的时候,也带走了冰喉全身的伤势;冰喉和银狐衔接的那一道的圣光之中,所有的子弹变成了圣光的力量,一骨碌的全部都还了银狐。

    “哇…”银狐大声的怒吼了一声,全身的银发被轰炸的劈碎大喊了一声。

    他的身体被反伤的力量震慑了出去,一屁股坐在地上。

    “怎么样?这一招是将自身所承受的力量全部都一次性的奉还给对手,变身成了奥哈纲的地步之后,你的能力是超神入神第三天的人皇级别,我不以等级论英雄,但是你还是差远了。”,冰喉的话音刚落,咬牙坚持着全身伤势的银狐身体颤抖的从地上站起身,他将嘴角的鲜血擦干净,而前方的冰喉似乎从来不主动进攻,看着银狐的身体马上要动,他的眼神中出现了一丝警惕的光芒,

    脖颈上面的寒冰咽喉,不断的散发出一股股冷肃的光芒。

    “银枪·無双·幻影移动。”

    前方的银狐抬起右脚,在天空竞技场上面一步步重重的踩踏着大地,他在重重的行走着,伴随着他如此的移动,他身后的残影越来越多,两边的残影也越来越多,二十多名银狐全部都双脚带着滚滚的浓烟,一步步慢慢的朝着冰喉移动着。

    冰喉将手中的灰烬使者飞速的一阵转动旋舞后,狠狠的插入了脚下的大地中。

    “噹…”一股强势的气浪从灰烬使者上面散发出来,随后冰喉旋转着右手,大拇指狠狠的摁动食指,食指在灰烬使者的刀刃上面飞速的一阵滑动。

    一股股圣骑士的鲜血,在灰烬使者的血槽里面不断的流动着,开始闪耀出一股股的精光。

    冰喉的确是一个拥有丰富战斗经验的圣骑士,银狐这一招看似是平淡无奇,但是下一刻,前方三十多名银狐的幻影在瞬间朝着冰喉飞速的奔跑起来,“啪啪啪…啪啪啪…”这些银狐的的双手中全部都拿着绝鹰,并且朝着前方的冰喉飞速的射击中,铺天盖地的子弹全部都朝着冰喉射击了过去。

    子弹又快又猛,在天空中滑动出一道道的轨道痕迹。

    “神殇骑士·無双·圣徒信奉者!”

    “嗡…轰轰轰…”灰烬使者上面冰喉的鲜血开始发生了作用,一大股的圣光疯狂的喷射出来后,一道圆形的圣轮在灰烬使者上面飞速的转动着,“我们来了!”伴随着圣光中响起了一道道英勇武断的声音,一名名全身金色握着双剑的圣徒们从圣轮中飞速的移动出来,他们冲向了前方的子弹,圣光闪耀的身躯将一颗颗的子弹全部都抵挡住,随后眨眼间杀入了银狐的群体中,挥舞着战剑不断的将银狐的那些幻影斩断。

    但是也有在途中奔腾的圣徒们被子弹一个个的不断的打成破碎。

    银枪的幻影和圣徒们的冲撞进攻,让一股股的风浪在天空竞技场的上方“轰轰轰”连续不断的粉碎炸裂,圣徒们的冲锋源源不绝,而银狐的幻影则是越来越少;银狐的本体在冲刺的过程中身体猛然的移动到天空中,“砰砰砰…砰砰砰…”无数的子弹圆圈般的从天空中朝着下方释放了过去。

    子弹打在圣徒们的身体上面,穿胸过腹,破头断手。

    大批大批的圣徒们在冲刺的途中完全的粉碎,随即天空中的银狐身体又开始飞速的旋转着…

    “银枪·超必杀·弹雨乱射。”

    “呜呜呜…呜呜呜…砰砰砰…”就像是天女散花般的银色子弹一圈圈的在旋转的银狐的身体上面甩飞出来,然后飞速的冲射进入圣徒的群体中,就连后方插入大地的灰烬使者都被子弹轰炸的不断的颤抖,“嘭…”伴随着连续不断子弹的射击,圣轮被轰炸的粉碎后,银狐也在瞬间停止了旋转,将两把枪口燃烧着硝烟的绝鹰扔在地上,宛若一道冲射下来的流星,银狐右腿弯曲,轰炸而下。

    而冰喉并没有将大地中的灰烬使者拔出来,他双臂交叉…

    “咚…”银狐膝盖撞击着他的手臂,随后右手幻影一闪,一把绝鹰再次出现在银狐的手心中,对准了冰喉的脑袋,一枪直接射击了过去。

    子弹飞旋着冲射出去,千钧一发之间,冰喉的全身变成了圣光。

    “神殇骑士·無双·崇尚牺牲-圣徒代替”

    “嘭…”子弹直接打穿了圣徒的脑袋,就像是移花接木般用另外一个假身躯防御致死进攻的冰喉在瞬间出现了银狐的身后,双拳十指交叉,缠绕在一起后,“嘭…”双拳就像是锤子般,狠狠的打在银狐的后脑勺上面。

    银狐落地的时候,冰喉在天空中握紧双拳。

    “嗖嗖嗖…”一大圈的圣轮滚滚的在他的胸膛上面转动起来。

    “神殇骑士·無双·圣光射线。”

    “嗖嗖嗖嗖…”金色的圣光线条在天空中带着破空之声,不断的划破长空,飞速的朝着下方的银狐轰击了过来,这些圣光射线温度极高,第一根触碰到天空竞技场的地面后,竟然连钢铁都能够融化,“丝丝丝…”在钢铁中朝着银狐游动过来的圣光射线让银狐大吃一惊,身体则是在地面上飞速的起来。

    后方的圣光射线飞速的跟随着他,银狐一个后翻滚,屁股坐在地上的他接连不断的扣动着扳机一颗颗子弹朝着圣光射线飞舞过去的时候,子弹表面的银色外壳,在风中撕裂粉碎,随即变成了一颗颗的火焰子弹,狠狠的轰炸在圣光射线上面。

    射线断裂,冰喉胸膛上面的圣轮随风消散后,他从天而降,站在了灰烬使者的刀把上面,双手高高的举向天空中。

    “信仰圣光吧。”

    这五个字,从今天开始流传到全世界,变成一种高等级别,听到就让人闻风丧胆的东西。

    “嘭…”天空中顿时从中心处被撕裂开两道,一大股的从天而降,将冰喉的身体包裹在里面,而在冰喉的身后,一个巨大骑士的幻影一闪而过,这样的骑士幻影在与镜辉夜对战的那名金眼圣骑士处也同时出现过,只不过七彩男没有注意到,但是这次,连眼睛都没有眨动的七彩男将这个骑士幻影捕捉到瞳孔内。

    他握紧拳头,没错…的确没错…这个骑士幻影代表的人物是圣剑骑士团的信仰,也代表着绝对的圣光。

    而他,正是当年对着自己舞动着战刀(注一)的男人。

    “找到你了,该死的家伙。”,七彩男的双眼中闪耀着浓浓的复仇火焰!

    银狐喘息着的从地上站起来,而前方的冰喉则是表情轻松不断的蠕动着手臂,他那骨头不断的摩擦出一股股噼里啪啦作响的声音,“继续!”,银狐一脚踏地,脸上闪耀着极其不甘心的表情,他恶狠狠的说道“我就不信我们连一个圣骑士都打不过,这…绝对不可能。”,话音刚落,银狐第三次的冲着冰喉进攻了过来。

    而冰喉一般是专注于防守,看到银狐再次冲锋过来,这次的他竟然朝着银狐主动的移动了过去。

    看着天空中的冰喉就像是展翅的苍鹰一样飞舞过来,银狐的双手顿时舞动了过去,“砰砰砰…砰砰砰……”两人的双手一上一下的不断的交锋着,几个拉回之间竟然打出一股股撕裂爆破的气浪,可见手劲都是使用到了最大,而冰喉的体术,更是出乎了银狐的意料,他时而刚猛时而柔软,现在的柔软期间,冰喉将银狐的双手轻轻的朝着旁边波动开来。

    银狐只感觉到拳头的力量,都如同消散的气浪般,朝着两边尽数的散去。

    “砰砰砰…”下一秒,冰喉那皮肤上面都充满了老茧的拳头接二连三不断的轰炸在银狐的胸膛上面,拳风爆裂,反震的力量肆意的作响,银狐的身体不断的后退中,冰喉拳头变成了手掌,重重的一个推动。

    “轰”一大股澎湃的圣光力量顿时释放了出来,将银狐的身体推动的不断的移动中…

    冰喉趁热打铁,身体冲刺过来,一个扫堂腿打破了银狐的平衡。

    而银狐的身体在倒下的时候,他的双手撑在大地上面,双腿冲天,旋转的双腿“砰砰砰”的踢在想要进攻的冰喉的胸膛上面,随后双手一个推动,身体一个旋转,凌空而起,保持平衡。

    体术的斗争讲究的就是迅速,在双腿即将冰喉压制出去后,只见那银狐的双脚踩踏着游动的风浪飞速的移动过来,双膝“轰……”的一声重重的撞击在冰喉的胸膛上面,随后一拳头重重的打在冰喉的脸庞上面。

    冰喉捂着疼痛之际的鼻子不断的后退中,银狐仿佛一道光影般的冲刺了过来,肩膀“嘭…”的一声撞击在冰喉的肚子上面,随后只看到银狐诡异的体术,他的后退,随着腰部的弯曲,从天而降。

    “轰…嘭!!!”,银狐右腿的脚底狠狠的踩踏在冰喉的脑袋上满。

    “嘭…”腰部弯曲回来,银狐双掌狠狠的推动在冰喉的胸膛上面。

    来自全世界观战者们的掌声从未平静下来之中,银狐第五次的冲锋了出去,当冰喉的右臂推动着出去的时候,银狐一个侧身到了冰喉的身后,左手的手掌卡进了冰喉的腋窝里面,让他的手臂顿时移动灵活的能力消散中,银狐的右腿从前方“嘭”的一声踢动了过来,直接甩在冰喉的脸庞上面,随后卡着冰喉的右臂。

    全身一个飞舞到了冰喉的正面,银狐左右手从旁边攻击过来。

    “嘭…”双手如刀的他狠狠的砍在冰喉的脖颈上面。

    “吼…砰砰砰…砰砰砰砰”在银狐狂风暴雨双拳的击打中,冰喉不断的吐着鲜血不断的后退着,最终银狐猛然的一拳头,将冰喉的身体震退出去了十几米远后,慢慢的抬起头笑道“你等级再高又怎么样?在体术上面你依然打不过我。”,这是一份骄傲的宣言,也被全世界的人目睹,这场体术之战中,银狐的确是以压倒性的优势。

    厉害的小伙子…就连冰喉的嘴角都是露出了一丝赞美的表情,但是他随后很可惜的看着银狐。

    这样的人,选择了这样的时代行走,亦是一大悲哀呢。

    有些天才本来就应该宛若展翅的凤凰那样飞翔在晴天白云之下,但是却被生活折磨成了在肮脏的乌鸦,只能够站在树枝上面发出聒噪的声音,无尽的诉苦与呐喊。

    他既然擅长体术,冰喉又怎么会继续在这方面与他纠缠不清呢?

    当银狐想要第六次冲刺过来的时候,冰喉握紧拳头,伴随着持续的怒吼声响起,“轰轰轰…轰轰轰…”从天空中源源不断的圣光里面,一把把不断飞舞的圣光战锤纷纷扬扬的朝着银狐冲刺过去。

    “神殇骑士·無双·圣光的正义之锤。”

    “咚咚咚…咚咚咚…”一柄柄的圣光战锤纷纷的冲击在大地上面,轰炸的整个天空竞技场都在强烈的摇晃着颤抖着,无数的圣光战锤更是源源不断的朝着银狐进攻过去,身体的周围带着银色的流光,银狐的身体不断的在圣光战锤的轰炸之下不断的移动着,周围光影肆意的涌动,爆炸的力量更是在激猛的扩散中。

    但是奥哈纲力量开启的银狐,比之前同样强盛了太多。

    面对连续不断攻击自己导致自己无法顺利移动的圣光战锤,银狐不断的冲着天空中扣动了扳机,一颗颗的子弹轰炸出去的时候,银狐的双腿尽然踩踏在子弹上面,借助着自己的移动,让自己的身体灵活的舞动到天空中,随后化成了一道银色的光影,从圣光战锤的轰炸地带奔跑了出来。

    “银枪·奥义·飞翔的雄鹰。”

    “嗡…嗡…”伴随着两声震耳欲聋的声音响起的时候,银狐双手上面的两把银枪全部都闪耀出了刺眼的光芒,随后银狐将双枪朝着前方的冰喉猛然的扔了过去,飞舞在空中的两把左轮枪上面银光肆意的爆发闪耀着,雄鹰的双翅更是突猛的展翅而起,闪耀的银光中,能够听到苍鹰的烈吼。

    冰喉站在灰烬使者的前方,双臂交叉

    “神殇骑士·無双-格挡·圣剑庇护!”

    “当当当…锵锵锵…”,只看到冰喉的前方两把巨大的金色圣剑交叉的撞击在一起,闪耀出一连串的火花之后稳稳的防护住了后方的冰喉;银狐的左轮枪打在交叉的圣剑上面,想要突破般的不断的选准着,枪口处更是喷洒出一连串的子弹,但是随着圣剑的破裂,两把旋转的银枪也同样直接炸裂成了粉碎。

    滚滚的浓烟中,银狐的身体跃过了浓烟,一脚冲着冰喉再次移动过来的时候&…

    龙潮歌叹息的摇摇头,但是看到冰喉只是躲避过这一脚后,随后只看到冰喉双手结出了一个倒三角的印记,双手狠狠的冲击在银狐的胸膛上面。

    “神殇骑士·超必杀-攻击·神恩的降临。”

    “圣剑闪耀-锋芒肆狂…”四面八方的天空中突然响起了一道剧烈高亢的呐喊之后,银狐的身体一抖,随后身体上面带着倒三角的痕迹光芒,被一股圣光狠狠的轰炸了出去;又离冰喉有差不多二十多米远的距离,银狐低下头看着胸膛上面倒三角的痕迹,脸上露出了疑惑的表情的时候,冰喉则是淡淡的说道“放弃吧小子,刚刚你一脚朝着我踢过来,我原本可以用灰烬使者直接砍断你的脚的,但是我却没有,我是想让你知难而退。”

    说完冰喉看着战场说道“趁着你的天劫还有三个人,还是赶紧灰溜溜的离开天空竞技场吧,至少在这片战场的人群中,你们的实力是不足够拿冠军的。”

    说完他的眼神深深的看着银狐,他在暗示着他,我们的皇子跟你们的主君是有一定的交情的,不要让我们太难做,也不要输的太难看,万一到时候你们全军覆没的话,以后皇子跟主君的见面与合作,那就很尴尬了;虽然说为了尊重王君战队赛的规则,生死是很正常的事情,但是你不能把每一个人都想的是那样的大度。

    跟君子说话君子会明白理解,跟小人说话他只会记恨你而已。

    放弃?银狐听到这两个字后嗤之以鼻的笑了笑“开什么玩笑?我们不可能放弃。”

    “我提醒过你,既然你不想要收获我们这份恩情的话,那么死在灰烬使者下面,听起来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冰喉的话刚刚说完,一根根圣光射线在他的身后不断的游动穿梭起来,而前方的银狐眼神中出现了一股坚毅无比的眼神,让他放弃,这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放弃这两个字就没有在银狐的字典里面出现过,但是当他银狐想要移动出去的时候,他那原本灵活无比的双腿,就像是无形中连接着一根丝线一样,竟然无法迈出去半步。

    这…这是怎么回事?银狐的心脏一震,一股恐惧的感觉从胸腔处四散的分散开来,瞬间染指了自己的全身。

    自己,自己怎么无法移动了?

    魂奴看到银狐额头上面的汗水出现之后,立刻察觉到他正处于格外不妙的地步,双手弯曲起来的魂奴,“嚓嚓…”只看到两道紫色的剑芒冲天而起中,他将身后的暗影剑飞速的拔出来。

    两把剑在魂奴的手中被甩向前方后,魂奴一脚踏地,身体旋转到空中,落地的时候双腿刚好站在两把暗影剑上面,乘着剑刃朝着前方飞速的移动过去;脚下两把在虚空中冲射的剑刃,就好像是两艘行驶和移动的船只一样,但是魂奴还没有接近银狐,产生到一定的效果,随着司徒仙宫的阻拦,一道道凌厉的剑锋“刷刷刷”的从天空中斩击了下来。

    这让飞速移动的魂奴的行动能力大大的受到了阻拦。

    前方的司徒仙宫张开手,天空中云层里面的的城堡周围响起了一声声白色天马的马啸声中,四名女骑士飞速的坠落了下来,魂奴迫不得已只能够将两把暗影剑抓在手中,严正以待的看着前方。

    “吼吼吼…”随着白色天马不断的吼啸着和舒展着自己的鬓毛后,这四名出现在魂奴面前的天使,让魂奴大吃一惊。

    两名洛丽塔,两名希尔瓦娜,而且一个神情略微的柔弱,一个刚毅。

    她们…她们不是被银狐射杀死了吗?魂奴倒抽一口凉气。

    “哼哼哼…”司徒仙宫冷笑道“是不是感觉到特别的不可思议?我看你的眼睛仿佛都要吃惊的鼓胀喷洒出来,没关系不用这样的震撼,实话实说就是,只要天空中的天国城堡一直存在的话,我的这些天国女骑士们就一直不会死亡,你就算是杀死了她们,她们也会在城堡里面复活。”

    在天国城堡里面复活?那是不是可以理解成那座天国城堡就是一个巨大的虫卵,只要这个本体源一直存在的话,这些生物就能够永远的维持着?

    魂奴握着暗影剑,突然感受到了一丝莫大的压力。

    “每一个天国女骑士,她们都掌握着不同的力量,你能够打多少?或者直接毁灭了我的天国城堡?”

    在司徒仙宫放肆的笑声中,两名希尔瓦娜的身边带着凌厉的剑锋,朝着前方的魂奴冲射过来。

    而另外一边,银狐依然是满头大汗,他的身体已经不能够动弹了,可以微微的移动,但是就是无法挣脱开某种束缚,反映过来的银狐猛然的低下头看着自己胸膛上面这个圣光倒三角的印记,恍然大悟…难道,自己身体的束缚跟这个东西有关?而前方的天空中,“嘭…”的一声,一股强悍无比的圣光力量陡然的轰炸了出来。

    那些在天空不断旋转乱舞的圣光射线,在冰喉的身后形成了一道光之双翼。

    神灵…此时此刻全身闪耀着浓烈圣光的冰喉就像是神灵一样,君临天下的看着下方的银狐。

    知难而退吧…旁边的台风无奈的摇摇头,和龙潮歌说道“这个圣骑士连超神奇灰烬使者的强大都没有使用,就是凭借着自己特殊的力量将银狐斩杀,银狐啊…可是貘羽手下的爱将,很难想像貘羽亲眼见证着他的宿命,那样的场面都多么的痛苦,小龙,如果以后你看到我被人这样凌虐和受到耻辱的话,答应我,直接给我一个痛快的。”

    龙潮歌很官方的笑了笑“风总你的实力没有人可以碾压你。”

    “不可能。”,台风说道“我自己心知肚明,现在时代尾的钟声已经无声无息的敲响,那些蛰伏的怪兽们,那些嗜血的豺狼们,那些在黑暗中双眼闪闪发光的恶徒们,他们都已经全部都的开始行动,我们以后遇到的敌人会跟以往孑然不同,这是我所高兴的,如果敌人不强的话,那么我台风这样拼命有何用?那些敌人都拥有着非常非常强大的实力,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够碾压,但是至少,绝对没有以前那么容易对付。”

    “整个局,都在时代的末尾,这是最长的结局。”龙潮歌看着前方道“也是最好的结局。”

    “嘭…”冰喉身后的光之翼狠狠的拍打着虚空,爆发出一股恐怖强烈的神圣光芒后,双掌推动出去

    冰喉道“银狐小子,你对圣光究竟了解多少?圣光可以进攻、可以防御、可以变成你的力量,那都是太片面的了解了,即便是接下来的这一招,你看到的,也只是圣光的冰山一角罢了。”

    “神殇骑士·超必杀·圣光的斩杀。”

    “嘭…”一股圆圈般的气浪在冰喉的双掌上面爆发出去后,下一刻只看到一道刀锋般的圣光力量狠狠地冲刺了出去,第一股圣光的力量炸裂在银狐的身体上面后,第二道…第三道…第四道…“砰砰砰砰……”连绵不断的圣光斩杀狠狠的冲击在银狐的身体上面,不痛不痒不疼,根本没有给银狐一丁点的伤害。

    但是有些伤害,是由内而外的……

    “啊…”银狐的双手突然像是傀儡一样抬起来,他的双腿颤抖着,跪在半空中,因为此时此刻银狐所感受到的是前所未有的,是一股格外强大神圣力量的仲裁,那些圣光的力量虽然并没有对银狐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但是却给予了银狐难以想象的制裁;因为此刻只感觉到身体里面的力量,仿佛在被圣光融化着…

    是的…用融化来形容是最好的,银狐在痛苦的呐喊着,身后的那些银色长发正在不断的缩短着,脑袋上面的奥哈纲的印记在一点一点的不断变弱,最终全部都消散的干干净净;银狐半跪在天空中,双手像是被一根无形的枷锁束缚那般,全身的汗水,从衬衫里面沁湿出来,然后不断的“啪啪啪”的滴落在大地上面,他在喘息着,在用力的喘息着,就像是一个刚刚经历了海啸过后劫后余生的男人,就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灾难的男人,劫后余生,充满了庆幸。

    “你的本来实力是圣域九星的级别,释放出来了奥哈纲的力量之后飞速的进入了超神入神的地步,然后现在随着圣光的斩杀,刚刚有连续八道圣光接连不断的进入了你的身体,也就是你说,你的整体实力,在圣光的作用下,将会在短时间内,短时间是个什么概念呢?或许一天…三天…五天?也或许永久也说不定呢?圣光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效果…”

    连续的八道重击,冰喉举起一根手指说道

    “也就是说…现在你的实力,仅仅只有圣域一星的地步。”

    “哗……”全场都听到一阵的哗然,圣光,居然对等级也有很强大的压制效果?这简直是太让人匪夷所思了,就连银狐自己也是不敢相信的不断的摇晃着自己的脑袋,冰喉指着他说道“你对着身后看看。”,顺着他的声音银狐转过头看向身后的身后,一个巨大的光影正在站在自己的身后,这个光影好像是一个女圣骑士,伸出双手如同,每一根手指上面都是缠绕着一圈的圣光射线,十根射线,其余的六根在天空中飞舞着,另外四根缠绕在银狐的双手和双脚上面。

    就像是傀儡一样的身体,所以才会让银狐看起来,他用如此怪异的姿势在天空中。

    “当神恩的降临这一招攻击在你的身体上面后,你的身体也会被“受祝福的女神”这一招所禁锢住,我给过你机会但是你自己不珍惜,你下去陪你的兄弟吧。”,冰喉的声音刚刚落下,他的身体从天而降,身体后面的光之翼在顷刻之间轰然的劈碎,变成了一朵朵一团团飞舞在空中的光芒。

    抓住插入了天空竞技场里面的灰烬使者,在一股股气浪爆破的中,冰喉将灰烬使者直接从大地中拔了出来,随后朝着银狐冲刺过去。

    “银狐……”镜辉夜大声的呐喊着,眼前的金眼圣骑士一拳头轰炸在他的魔术手杖上面。

    “银狐…”那边打魂奴双剑抵挡住希尔瓦南的剑锋。

    他们想要过来帮忙帮助他们的兄弟,但是却无法做到,这就是实力,这就是强者的放肆。

    貘羽身边的人全部都躁动了起来,如果说黑鲨的死亡让他们愤怒,如果说阿布的死亡让他们怒火攻心的话,那么银狐现在所面临的,让每个人都格外的紧张了起来。

    “好…我尊重你,我放弃进攻坤沙,我们去参加王君战队赛。”

    貘羽一直记得自己当初所答应银狐的事情,也依然清楚的记得当时银狐瞳孔中闪耀的光芒。

    帽檐下面貘羽的眼神没有太多的悲伤,他反而是豪迈的看着银狐,脸上出现了一股为他自豪,为他骄傲的神情。

    “哈…”银狐已经绝望的低下头,深深的吐出了一口气重重的叹息了一声,以前所发生的很多事情,全部都纷纷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在尼泊尔时候的狂躁,加入貘羽之后倍受貘羽的器重。

    这的确是一群行走在黑暗中的人,他们每个人看起来都是那样的坚韧,他们每个人的过去都充满了一道道深深的岁月伤痕,但是只有经历过真正苦难的人才会真正的明白,幸福,究竟是多么的重要。

    这个时代虽然已经如此的绚烂缤纷,但是依然很多人的骨子里面,都充满了原始黑帮的那种孤傲,他们明白自己走的是一条多么坚信的路,他们明白每一口饭,从刀刃上面夺走是多么的重要,总有这么一天的来临,但是自己拼搏到底了,那就没有遗憾了,难道不是吗?

    悬崖上面写满了天劫帮会大将名字的风铃依然在风中不断的响动着。

    那颗系着生命结的小树正在顽强的从大地中突破障碍,拔地而起。

    “有一天如果我们真的君临天下了之后,你最想要做什么?”貘羽转过头看着身边的银狐。

    “我可能…会想要过平静的生活吧。”,左手插在裤兜里面,帅气的银狐点燃了一根香烟吐出了一口,随后望着前方的苍茫大地说道“很多你所厌倦的,恰恰就是很多人想要的,我跟着你,只想要做精彩的黑帮生活,只想要胡作非为,即便是杀人放火,我也觉的我人生在慢慢的度过,人生不就是这样吗?吃一根猪大肠然后慢慢的幸福着,有些人一辈子在看不到的守卫站和风度过一生,有些人在深山老林工作一生。”

    “我想要做好一件事情,哪怕这件事情是杀人放火!”

    “嘭”灰烬使者狠狠的冲射进入了银狐的胸膛里面,银狐痛的抬起头瞳孔不断的跳动着。

    蹲下身,在悬崖旁边叼着香烟的银狐将自己的生命结系在了树枝上面

    “这棵小树,会像我们天劫一样,茁壮成长,我对此,深信不疑。”

    “当然。”,貘羽用力的点点头。

    “呵呵呵…呵呵呵…”银狐张开嘴吐出一口鲜血不断的对着冰喉笑着,下一秒冰喉的眼神变得格外的凌厉,双手猛然的一用力,灰烬使者直接穿透了银狐的胸膛,瞬间致死。

    在死亡前的那一秒,银狐看到在黑暗的苍穹之下,一群带着不同信仰的人正在慢慢的行走,队伍在慢慢的壮大,力量也在不断的增强,而前方的敌人,也越来越强。

    天劫帮会的人看着死亡的银狐一个个全部都表情巨变中,貘羽握着口袋里面银狐上战场前给自己的纸条,转过身孤独的走了出去。

    “好好休息吧,兄弟。”

百度